只是一个馍

凯源

【凯源】溯源

年初的时候王俊凯去定了对戒指,新锐设计师精心设计的作品,光滑的一圈白银落在盒子里,戒指底座写着R和K的字样,拿着盒子上车的时候助理还回头朝着他打趣。

“王先生这是想绑谁呀…”

王俊凯摩挲着红色的盒盖,在手里转了转片刻才漫不经心的抬眼,脸上倒一如既往的没有表情,但眼里却是实打实的露着笑意。

“王源今天什么时候回家?”

“小王先生今天还有一场官司…”助理抬起手看了看表,“现在差不多快收庭了…您看?”

“车往新南街那边走,王源喜欢吃那边的烤面包片,买完了再去接他。”

王俊凯把盒子往兜里一揣,西装外套鼓了个小包,身体朝后靠,脖子枕在座位靠垫上,整个人都窝在椅子里,其实他心里一直都是忐忑的,拿到戒指的时候才稍微松了口气,助理猜的没错,这戒指他的确是想送给王源,从很多年开始想到现在。


早些年的王源刚刚读上高二,而王俊凯才大一就在金融界闯出一片小天地,带着点小成就被邀请回校做个演讲,对着台下一瞥,随后整场演讲都失了注意力,一大片黑压压的学生群里就王源一个人仰着头,看起来在望他,心思却早就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

他盯着半天才看到王源回过神,被捉住溜神的对象一点抱歉的心思都没有,反而还朝他露出笑容。

一张朝气蓬勃的脸。

王俊凯心里一跳,顺着王源看过去,不由得感叹一句,不见面还好一见面整个人都恨不得把王源困在怀里不让他到处跑,这么多年来还是他们分开的最长的一次,谁知他大学里心心念念的对象似乎并不在意他,就连他暗暗期待了半天的久别重逢也能走神,王俊凯想着想着就酸到不行。

其实王源倒不是没听王俊凯的演讲,人西装革履的往那一站,五官俊朗又不失英挺,声音低醇配着灯光无论如何都赏心悦目,只是他现在很饿,早上的时候起床晚了,他妈偷懒煮了个白水蛋烤了两块面包就打发了他的早饭,王源不喜欢吃蛋黄连着蛋白也顺带讨厌,胡乱涂了层果酱抓起书包就跑出了门。

刘志宏站在小区门口叼着根吸管喝牛奶,看见王源刘海中分气喘吁吁的朝他奔过来连忙深吸一口,手里的牛奶盒缩变了形。

“大锅,你搞快点撒…”

等跑到跟前还没喘口气,刘志宏一把抢过他手里的鸡蛋,然后伸出另一只手递过一个信封。

“鸡蛋我接收了,隔壁班莉莉一大早送的情书,给你。”

王源没好气的抬头瞪了刘志宏一眼,接过信封往书包里一扔,也没等他剥完蛋壳就朝前走,刘志宏站在原地细嚼慢咽的吃完一个鸡蛋才撒腿狂奔,正巧卡着上课铃坐上了座位。

大早上没吃饱又要站着听演讲,肚子早就在抗议了,王源摸着肚子想念着学校超市的面包,想着想着突然接收到一个奇妙的脑电波,他回过神才发现被台上的竹马捉到了溜神,大脑里一秒中内闪过几个念头,结果挑了个最坏的直面应对敌人,看到王俊凯似笑非笑的眼神才发觉自己似乎惹对方生了气。

散了场老老实实的站在原地等着王俊凯来找他。


“嘴巴张开…”

王俊凯下了场就往他这边走,边走还边扯了扯领带,在别的人眼里帅的没边,到了王源眼里就是又在勾引人,都毕业了还要招惹烂桃花。

“干嘛?”

王俊凯低头闻了闻,王源嘴里一股牙膏混着一点面包的香味。

“你早上没吃鸡蛋,又给志宏了?”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不喜欢吃鸡蛋。”

“阿姨是为你好,早上怎么吃面包?没吃别的吗?”

“嗯……”

王俊凯一听这话顿时气的不行,他拉起王源的手就往外走,碰到老班主任还理直气壮的说,许久未见带着邻居家的弟弟出去吃顿饭,老班主任看着得意门生笑的眼睛都弯了大手一挥放了行。

A中校门口的有一长排的早餐店,王俊凯还在学校的时候就经常跟王源一起来吃,走进店里的时候老板娘还记得他,上桌的时候还多送了笼包子。

王源一路都闷不作声任由他牵着走,到了店里也是低着头不说话,王俊凯倒是没什么反应,自顾自的点了碗小面,坐在王源对面盯着他看,脸上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王源被他盯的发毛,本来还憋着股气,一抬头对上视线就破了功。

“你看我干嘛?”

“看你生气啊…”

“我没有生气。”

王俊凯了然的眨了眨眼睛来了个偷袭,伸手摸上王源的脸,还往两边掐了掐接着又飞快的松开,看着白皙的脸上两道明显的指印笑的眼睛都弯成了一条缝,露出两颗虎牙无比傻气,王源瞪着眼睛拍开王俊凯来不及收回的手。

“王俊凯反了你!”

“我想你了嘛,这么久都没有想我?”

王源突然一下笑了起来,揉了揉脸,从桌上的筷子筒里抽出双筷子,又拿起茶壶给面前的杯子倒了大半杯开水,筷子往里一扔,蒸腾的热气从杯子里升起来,显得他的脸有些模糊不清。


“很久吗?”

“不久吗…”

王俊凯收回手顺着王源的话反问回去。

“我很…”

“面来了请慢用!”

面团成一团卧在面汤里,表面浮着一大堆辣椒末连带着面汤都一片红,王俊凯没说完的话消散在空气里,望着王源坦坦荡荡的脸,嘴里一阵发苦。

我很想你,王源。


大半年没有见面连电话都很少打,从小的亲密似乎在距离里变淡,高三毕业时头脑一热朝着王源的告白,还仗着身高优势亲了他,没有错过对方的惊讶和无措。
是谁说的,年轻总要有不顾后果的勇气?
身体僵直半天没办法动弹,脑海里不断的祈祷,就算被拒绝也好再怎么丢脸也好,只要王源不要不理他就行。就在他觉得王源很可能要头也不回走掉的时候,王源却突然抱住他,脸窝在肩膀上露出鼻子和眼睛,嘴唇贴着T恤滚烫的热度透过面料渗透到身体里,整个身体都在轻轻颤抖。

好巧,我也喜欢你。


好不容易在一起之后的暑假却被假期作业和录取通知书挤掉了一大半的时间。
打着辅导作业的名义把王源压在椅子上亲吻,手上的笔在衣服上留下墨水的痕迹。躲着父母跑去游乐园,因为人多有了第一次光明正大的牵手。趁着晚上借口房间空调不制冷,两个人挤在小小的一张床因为一些想做又不敢做的事失眠到早上。
结果到了暑假最后几天不得不分工合作完成身为准高二的王源同学并不多的假期作业。


王俊凯看着王源低着头认真吃面的脸不由得叹了口气,跟着也抽出双筷子在开水里搅了搅,从旁边夹起一个小笼包搁在碟子上,用筷子分出里面的肉馅儿然后放在了王源的碗里。

王俊凯不是那种喜欢玩的人,大学生活除了教室和宿舍就是去事务所实习,最开始只是想着自己赚些钱给王源买生日礼物,没想到他对金融方面很有天分,事务所老板很欣赏他肯干又有才华,所以有心提点他,不到大半年就小有成就,而这些按着王俊凯的话来说就成了吃饭睡觉读书和赚钱养王源。

刚开始一个月还三天五天的打个电话,后来王源妈掐了网线,房间里的电脑不能用了,手机假期才能到手,家里的座机在客厅,偷偷试过大半夜打电话,结果还没说几分钟就被喊着去睡觉,久而久之就少了联系。

事务所不能请假,除了上课基本无休,王俊凯想王源想到不行又无可奈何,难不成还打电话给未来丈母娘请求安上网线?真要这样那还没等关系稳定就得见家长了,他王俊凯可不敢,王源正是关键时候,坦白这种事还得等成年才能做,结果一忍就是大半年。

满腔思念就像盛满了水的碗,一点点的动静都能让整个碗翻个底朝天,一日不见还如隔三秋呢,这都半年没见面了王源话里的意思摆明了就是没觉得时间太长所以不想他。

王俊凯吃掉最后一个没有肉馅儿的小笼包,放下筷子看着王源拿着筷子卷起一团面条往嘴里送,碗里还有一小团面,先前放下去的肉馅儿全都被吃掉了,先前郁闷的心情一扫而空,王俊凯抽出一张纸巾准备等王源吃完递给他擦嘴,王源突然抬起头望着他,筷子上夹着最后一团面条。

“张嘴。”

还没等王俊凯说句话,嘴里就被塞了一筷子面条,麻辣筋道的面条恰到好处的刺激着味蕾,筷子上似乎还残留着王源嘴里的味道。

“我也是。”

“嗯???”

“我说,我也很想你。”

王源从他手里拿过纸巾擦了擦嘴,然后又抽了一张出来,站起身子认真的给他也擦了擦嘴巴,干净澄明的杏眼里投射出模糊的轮廓,鼻尖和鼻尖几乎要碰到一起,王俊凯的心脏快的似乎要跳出来,比这更近的距离都有过,偏偏因为这好久不见后的亲密接触弄的大脑里轰炸出蘑菇云。

王源倒是没什么特别的反应,大概是跟王俊凯待久了就连爱干净的习惯也一模一样,反反复复擦了好几遍才停下手,稍微离远一点似乎要坐回去的时候突然往前飞快的靠近,下一秒柔软湿润的触感从嘴唇直击心脏,原本模糊的轮廓在王源的眼睛里放大成一个实影,浅尝辄止一般磨蹭两下就松开,王源像没事人一般坐回座位。

“不打电话是怕你工作分心,你以为我不想你啊,王俊凯你真是个傻子。”

王源说完站起身子,在外套里摸出钱包,拿出二十走到厨房那边递给老板结账,等他回来的时候,王俊凯还坐在位置上笑的特别诡异,王源默默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走啦,你不是等下还要赶飞机。”

“嗯??哦!还…还没结账。”

“我买单了,这是源哥我请你的,代表党表示一下对王俊凯同志的思念。”

王源朝他眨了眨眼,抬腿往前走,路过他旁边的时候小声地说了句。

“啵啵是犒劳哦…”



“小王先生好帅!”

王俊凯还没讲完,前座的助理就一阵尖叫。
大概是感受到顶头上司的紧张,助理很贴心的缠着王俊凯讲他和王源的事,王俊凯不答应,她还叽叽喳喳的求个不停,结果没讲到一半就成了现在满脸崇拜的痴汉。

“原来王先生你们早恋哦,”助理贼笑一声脸上露出兴奋的表情,“所以你们感情一直这么好吗?”

王俊凯不予置否,在一起这么多年吵过的次数大概得用上两只手数,他从小就喜欢管着王源,吃饭也好穿衣也罢,反正王源就得好好吃饭好好长个,如果饭前多吃两块烤面包片肚子就会鼓起来吃不下饭,等下面包片还不能买多,前两天都入秋了还把裤脚挽起来露出纤细的脚踝,他还没说几句呢就生气不理人,但争吵归争吵,无论怎样都舍不得放开对方。

所以感情是一直这么好的。

“话说,老大你怎么确定小王先生会收下戒指喔。”助理瞪大了眼睛望着王俊凯。

“他啊,一定会戴上的。”


他大二快期末的时候辞掉了事务所的工作,一方面是为了有时间回家陪王源高考,一方面是为了专心学业,带他的辅导员人很好,听说是陪弟弟高考立马准了假。

王源的高考很顺利,考试的时候认认真真的做完了所有的题目还检查了一遍,走出考场的时候在一片学生里显得格外显眼,不算特别高但身材匀称,大腿笔直修长,脸上带着笑显得格外的气定神闲,五官以往还有一点小孩子肉肉的软糯,现在完全长开了,细腻的像一幅山水画。

而得知儿子考试顺利结束的王源父母早就收拾好行李给自己解放了,临走前把儿子托付给特地赶回来的邻居家的好“哥哥”王俊凯,顺便留下一串大门钥匙,王俊凯掐着时间洗了个澡换了身新衣服,王源高考前三天他就回来了,但是怕影响他的状态,愣是等着王源高考完才去见他。

王源腿长走起路来自然比其他人快,但是还是没敌过适逢解压完毕的青春期女生,一路上过来起码被塞了八九个信封,花花绿绿的一大叠,也不知才考完是从哪里变出来的,甚至还有几盒巧克力,他又不好意思拒绝,等他抱着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走到面前的时候,王俊凯恨不得直接打包扔垃圾堆里。


“可以啊王源。”

王俊凯冷着脸接过王源手上的巧克力,顺手理了理他怀里快要掉下去的信封,也不知道是在哪儿买的,连纸都带着香味,一封还好,可一摞放在一起就有些刺鼻,王源笑眯眯的看着王俊凯整理他手上的信封,明明心里酸的要命还摆出一副嫌麻烦的样子,这样的王俊凯特别可爱。

“王俊凯你好酸哦…”

王俊凯本想连信封都一起接过来,一听这话顿时收回了手,他直起身子望着王源,多年没变的身高差显得格外和谐,微微眯眼,眼里闪过一簇促狭的光芒,他空出一只手放在肚子上开始挠痒痒,王源被他突然的袭击弄的腰身一软,身体往前倾,毛茸茸的头发抵在王俊凯的胸口,笑的眼泪都在眼眶打转,最后终于抵抗不住松了手,信封撒了一地无暇去管,空出了双手开始反击。

很久不见的小情侣在路边比拼挠痒痒,最后精疲力尽相互搀扶的走进街边火锅店,留下散落一地满是脚印的情书。


吃饭的时候王源求了半天,王俊凯才答应让他喝一瓶啤酒,喝前豪气万丈的宣言“源哥我一人能干掉一箱”,结果喝到一半说话都带上了颤音“老老老老老王,你看我我是不是很厉害”,到了最后整个人都软在王俊凯怀里,只剩下细碎的唔咽声,而一瓶啤酒还剩下一口没喝完。

路边拦不到车,王俊凯不得不一路把王源搂着,边走还得边注意他会不会溜下去,晚上的风吹在身上有些冷,王源身上就一件单薄的T恤,走了还没一会儿就打了一个响亮的喷嚏,整个人倒是迷迷糊糊从昏睡里清醒了一点,王俊凯皱着眉头,用力把王源往怀里带。

折腾了半天好不容易坐上了一辆车,王源的酒被风吹的醒了一小半,靠在王俊凯肩膀上双眼开始迷迷糊糊的转溜。

“王俊凯,有星星在发光…”
“啊,还有月亮!”
“我好想吃干脆面…”

王源不安分的扭动着身体,浑身热的发烫,王俊凯被他动来动去的头发弄的脸痒痒,他阴沉着脸环住王源的肩膀,使劲儿稳住他,生怕他突然站起来头磕在车顶上,司机倒是被王源孩子气的话逗的乐。

“你们是兄弟吗?关系真好。”

“我们…”
“我们不是兄弟哦!”

王俊凯还没说出口的话一下被王源打断,他错愕的望着王源,小孩停止了晃动,整个人窝在他的胸口,微微仰起头,然后挣扎着往上窜,直到整个脸都趴在王俊凯肩窝里。

“才不是兄弟,我们是情人哦…”

滚烫的热气打在脖子上,王源的声带有些嘶哑,很小很小的声音从嘴里冒出来,一丝不漏的传到王俊凯的耳朵里。心脏被浓郁厚重的蜜糖糊了厚厚一层,然后从胸口燃烧起一把火,蜜糖融化流向四肢百骸,被甜蜜的风吹成了软乎乎的棉花糖。

“嗯,我们不是兄弟。”



司机很敬业的把车开进了小区,直接停在他们家楼下,还细心的帮忙开了门,王俊凯道了谢付了车费后架着王源坐电梯,似乎所有的精力都在车上用完了,等到了家门口时王源几乎要睡着了,王俊凯一只手撑着王源,一只手在荷包里搜半天,搜了一会儿没找到钥匙才想起掉在了洗手间。

“王源儿,醒醒。”

“嗯……?”

王俊凯轻轻摇了摇怀里的王源,小孩哼唧了半天才应了一声。

“带钥匙了吗?”

“在…在荷包里。”

“哪个荷包?”

王源像有些听不明白一样把头往上蹭了蹭,整个身子直接扑到了王俊凯怀里,脸搁在他脖子下,微微眯着眼,脸上带着酒醉的潮红,嘴里溢出的酒精味还混着他身上的奶味。

“裤子荷包里…左边…”

王俊凯搂着王源的腰,另一只手伸进他的裤子荷包里,隔着牛仔裤薄薄的一层面料,王俊凯陡然一下发觉他第一次摸到了王源的屁股,浑身一阵僵硬,臀瓣弧形圆润,带着烫人的热度,王俊凯的脸不可抑制的烧了起来,王源埋在他胸口露出了纤细白皙的脖颈,王俊凯深吸一口气,咬牙切齿的从和荷包里拿出钥匙开了门,把人放到床上盖好被子,烧好热水给他擦了脸后,洁癖发作又不得已闭着眼睛把王源身上擦了个遍,然后费了老大的劲儿才克制住自己给他换了睡衣,到了最后好不容易一次重逢的同居以王源提前睡着告终。

他一直以为王源是想跟他读同一所大学的,他们从小在一起,自然而然的以为一辈子都不会分开。

虽说辅导员多批了假,但是还没在家和王源多呆几天就返了校,他走的那天王源送他到了机场,喧闹的人声里,只剩下王源留在他耳边灼热的吻和激烈的心跳,表面上像是一个朋友之间简单的拥抱,内在却潜伏着隐秘的快乐。

焦躁的等着王源的高考成绩,查询的时候手心热的冒出了汗,642分,很不错的成绩,高了他们学校录取线三十多分,他拿起手机给王源打电话,语气里有掩饰不住的喜悦。

“王俊凯?”

“考的不错,过了我们学校录取线哦。”

“嗯,我看到了…”

王源的声音在电流里听的有些失真,语气没有他想象中的喜悦。

“你怎么了?”

“我…我的第一志愿没有填你的学校…”

王俊凯不由自主的握紧了手机,眼里带着些不可置信。

“你报的哪里。”

“B市的政法大学…”

“什么时候决定的。”

“高…高考之前…”

王俊凯咬着牙挂断电话,拿起衣服匆忙的跟室友说晚上不回来睡拜托他帮自己打个掩护,想都不想直接买了最近的航班。

接近晚上十二点才到,站在王源家楼下的时候手都在颤抖,王俊凯抬头望了望,王源的房间没有光,他拿出手机犹豫半天才打通了王源的电话,等待的时间并不漫长,安静的环境里似乎还能听到对方的手机铃声,嘟了两下就通了电话。

“我在你楼下。”

“等我。”

电话里传来一阵骚动,随后楼道里的灯亮了起来,透出温暖的橘色灯光,王源的头发贴在耳边,蓬松而柔软,一看就是刚刚吹完头发的样子,从门口跑过来的时候,嘴里还喘着气。

“王俊凯?”

“你不想跟我读同一所大学吗?”

王俊凯克制住想要拥抱王源的双手用力的握成拳,喉结艰难的滚动半天才嗫嚅出一句话。

“你的大学很好,但是不适合我。”

垂在大腿两侧的双手陡然收紧,手心酝酿出湿意,张了张嘴却说不出任何话,王源有他自己的志向,不管怎样尊重是维持两人之间关系的底线,更何况他从来都没办法强迫王源去做什么。

“确…确定了政法?”

“嗯。”

“好…那我走啦?你快点上去吧外面冷…”

真正确定的时候反而松了口气,他眨了眨眼抬起头对上王源的眼睛温柔的笑了笑,转身准备离开。

“王俊凯。”

王源突然拉住他的手,想也不想的直接扑到他怀里,双手顺势环住腰,热度透过T恤牢牢渗入骨子里,他想念这个拥抱太久,以致于到了真正得到的时候浑身僵硬的有种不真实感。

“你生气了吗?”

闷闷的声音从胸口传来,低下头能看到对方小巧的发旋和红到滴血的耳朵。

“B市政大是国内最好的政法大学。”王源轻轻的在他怀里蹭了蹭。“你将来肯定会有自己的事务所,你看,等我考到律师资格证后不就可以免费当你的法律顾问啦,我会好好努力成为一个优秀的律师。”

王源松开他的腰站直身体,王俊凯错愕的望着他,惊觉不知什么时候开始,记忆里软软糯糯的小孩长出了坚韧宽阔的肩膀,褪去了稚气俨然成了大人。

“你老是把我当小孩子,可是我想要的是情人之间的同等关系。”

“我…”

“你知道的,王俊凯。”王源深吸一口气,“你对我来说不仅仅是哥哥而已。”

血液在身体里不断沸腾,温暖又炽热,所有的纠结和不理智被冲刷的一干二净,蒸发成甜蜜粘稠的爱情。
望着对方圆润透亮的双眼,王俊凯不由自主的幻想起他长大后的样子,穿着得体的西装站在法庭上,面带微笑的望着别人,游刃有余的为被告人辩护,骄傲又勇敢。

“所以你再等等,等我真正长大。”

“嗯。”


“那你现在是要走了吗?”

所有的误会解除之后才发觉大半夜跑回家的自己是有多不理智,王俊凯尴尬的点了点头。

“我妈今天刚换了新床垫,特别软还有牛奶的香味,你要不来试试?”

………


“后!后来呢?”

助理一脸懵逼的表情。

“你猜。”

“卧槽少儿不宜?”

“你是少儿?”

王俊凯气定神闲的回了句,眼睛里满是笑意。

“老大你真是我亲哥…”

助理兴奋的差点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几乎要在车座上跳起来尖叫,直到下车买面包片的时候脸上还带着诡异的潮红。


王源今天的官司打的十分精彩,从开始到结束一气呵成,直惹的旁听团上几个女生目不转睛的盯着他看,走出法庭的时候还被缠着要手机号,要不是王俊凯看到他差点还脱不了身。


“魅力不减当年,可以啊你。”

王俊凯似笑非笑的打发掉那群女生后,对着他说话的语气都变的奇怪起来。

“这么多年你还吃醋啊。”

“那我要是被人围着要手机号你不吃醋?”

“不吃。”

王源头也不回的往车上走,坐上车的时候王俊凯还是一脸吃了瘪的表情。助理看见他上车连忙递过手里的面包片,王源朝他点了点头,笑眯眯的说了声谢谢,顺带不着痕迹的望了王俊凯鼓成盒子状的衣兜,眼里闪过晦暗不明的光。

助理跟着司机把他们送到家的时候还朝着王俊凯挤眉弄眼,差点没被他揍一顿再往车上塞,虽然跟助理面前豪气万丈的说王源不会拒绝,但真到了面前心脏还是不争气的剧烈跳动起来,甚至在心里模拟了半天该说什么,做什么动作比较帅,最好迷到王源不由自主答应才好。

家里的冰箱还放着前几天超市买的没吃完的蔬菜和肉,王源回房间换掉西装出来的时候就看到王俊凯围着印着兔子图案的围裙蹲在厨房削萝卜,看到他出来还对他晃了晃手,就连说话都不由自主带上了雀跃的意味。

“王源儿今天我们吃你的口粮~”

“啊?”

“兔子吃生萝卜,王源吃熟萝卜。”

王源白了他一眼,走进厨房开了瓶啤酒,还没喝一口就被王俊凯抢了过去。

“你不是不能喝酒?这一瓶是做啤酒鸭还是喝掉你自己选。”

“那我选啤酒鸭。”

王俊凯暗暗松了口气,天知道王源今天为什么心血来潮想起喝啤酒,就他一杯倒的性子等会儿戒指还没掏出来就醉倒了。王源耸了耸肩拿起一旁的矿泉水走了出去,转身的时候脸上露出了然的表情。

饭做的很快,电视节目还没看完就上了桌,五菜一汤摆在桌上,一旁还用玻璃瓶插了束玫瑰花,王俊凯不知什么时候脱掉了围裙换了身新衣服,还从橱柜里拿出蜡烛摆在桌上,整个场面看起来浪漫十足。

“我需不需要去换西装?”

王源站在沙发边不动,脸上带着玩味的笑意,他朝王俊凯眨了眨眼,对方被他看的一愣,说话的声线都开始紧张起来。

“你…你想换就换吧。”

王俊凯的右手缩在衣袖里,手里戒指盒的边角因为太过用力咯在手心印出了痕迹。

王源换了身衣服出来,裁剪得体的黑色布料与身体细密贴合,露出流畅的腰线和纤细的脚踝,倒是他身上的衣服相得益彰,颇有些情侣装的意味。

“现在可以吃了吗?”

“可…可以。”

王俊凯慌慌张张的把盒子往兜里一揣,跟着王源一起坐了下去。

“你紧张?”

“没…没有啊?”

王俊凯喉咙一紧,望着王源的眼睛都有些躲闪。

“盒子露出来了。”

“啊?”

王源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他朝王俊凯瞥了瞥眼,示意他看自己的口袋,王俊凯顺着他的眼神看过去,才发现戒指的盒子因为坐着的原因从兜里露了出来,顿时一阵马儿在心里奔腾而过,他尴尬的从兜里掏出盒子,自暴自弃般放在桌上。

“给我的?”

“不然?”

王源笑的眼睛都弯成月牙的形状,他的手骨节分明,指甲修剪的整整齐齐带着健康的粉色,他朝王俊凯伸出了手。

“直接带无名指吧。”

王俊凯拿着戒指的手一顿,他不解的望着王源,手里的戒指尺寸是按左手中指的尺寸定做的,按照传统求婚时戒指应该带这只手指。

“尺寸不对?”

“嗯…戒指是你中指的尺寸…”

王源接过戒指往手上套,款式简单又大方,在灯光下闪着动人的光泽,他把K字样的凹陷处绕到正面,轻轻的摸了摸。

“为什么带无名指啊?”

“你等我一下。”

王源摸够了之后起身往房间里走,接着传出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过了一会出来的时候他拿着一个盒子,手上的戒指已经消失,王俊凯等着他重新回到座位上时才发现戒指被一根细细的银链串起来挂在了脖子上。

“你买戒指是为了跟我求婚?”

“嗯…”

“一辈子很长的,王俊凯你想清楚了吗?”

王源盯着他的双眼清澈澄明,尽管这么多年陪着他遇见过形形色色的人,却依然如初见一般天真干净,王俊凯的心几乎要软的一塌糊涂,一辈子太短了,他想。

“我确定只能是和你。”

得到答复后王源松了口气,他把手里的盒子递给王俊凯,示意他打开。

盒子里是两只银色的男士戒指,不同于之前的简单大方,王源的戒指上刻着的纹路在中心处绕成了KR的字样,卧在红色的内衬里显得格外大气,王俊凯兴奋的拿起一只望着王源,王源被他望得先前的坦荡一扫而空,脸上升腾起烫人的温度,耳朵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成一片。

“看什么啊,给我带上啊。”

王源撇过脸别扭的扔出一句话,不敢去看王俊凯的眼睛。

“对了,这个是无名指的size。”

王俊凯站起身飞快的往他手上一带,然后才心满意足的坐下给自己带好另一只戒指。

“对了,为什么是无名指啊?”

王源被他问的一愣,乌黑透亮的眼睛直勾勾盯着他看,水汪汪的勾得王俊凯心一颤。

“你买戒指时候人家没跟你说?”

“说什么…”

王源瞪着他,气的声音都开始咬牙切齿起来。

“左手的中指代表订婚。”

“我知道啊…”

“那你不明白左手无名指代表什么?”

“代表什…”

王俊凯话一顿,大脑如同打开一个闸口瞬间理清了所有纠结在一起的线头,身体不受控制的微微颤抖,血液不断的冒泡沸腾,连带着心脏也开始亢奋起来。

“结婚?!”

原本勾人的桃花眼眯成了一条线,嘴上不受控制咧开露出两只虎牙,笑的无比傻气,王源被磨的没了脾气,望着他的眼睛温柔的像盛满了星星。



“那你现在要结婚吗?”

“好啊,和你。”

-END-

评论(46)

热度(1381)

  1. 这里是慕离小朋友只是一个馍 转载了此文字
    只是一个馍: